热搜: 三农 测试 1天 趋势 举办 公共 分析 工人 2013年

交通

当前位置: 首页 > 交通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一起重大交通事故的蹊跷认定和任性判决

2018-06-30 09:24  文章来源:中国交通网  作者:佚名

人民交通讯(首席记者耿值)一起导致双方3人重伤的交通事故,从事故认定到法院判决,双方当事人各执一词,败诉人坚称:交警未卜先知,违反执法程序,做出蹊跷事故认定;法官颠倒黑白,不采信证人证言,做出任性的判决。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败诉人王英文拄着双拐,在年迈的老父亲的搀扶下执著而艰难的奔走呼号在交警大队与法院之间……

             一、灰色的礼拜六

2017年7月8日,礼拜六。这一天对于王英文来说注定是一个灰色的日子,早晨6点40分左右,王英文驾驶自己的黑A298JC号东风日产小轿车沿着呼白公路由西向东行驶,由于当时正下着小雨能见度很低视线受限,当王英文行驶至裴堡道口以东160米处时,与迎面飞速驶来的黑AQ683F号丰田小轿车迎头相撞。事故当场造成王英文和对方车辆驾驶员杨雨及副驾驶位的施洪涛共3人严重受伤。

王英文说:我当时头脑很清醒,撞车后,我第一时间被路过现场的康春雷夫妇救出,因为当时我的驾驶舱严重变形,康春雷夫妇将我从右侧车门救出后,抬到了我的车后的路边上,第二个被康春雷夫妇救出的是对面车辆的驾驶员杨雨,他也被抬到了我的车后的路边上,第三个被抬出的是坐在对面车辆副驾驶座位上的施洪涛,被康春雷夫妇抬到了对方的白色车的后面的路边上。

随后,他们帮忙联系了家属、报了警,并联系了救护车。救护车到达后,我和杨雨、施洪涛被他们抬到了救护车上。当时,我即闻到杨雨和施洪涛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酒味,我还问他俩:你们怎么喝这么多酒啊?这时杨雨对王英文说:二哥我难受。施洪涛说:完了!

我和杨雨、施洪涛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我的家属则留在现场等待交警到达。现场是七点左右报的警,交警队出警人员九点左右才到达现场。我家属当即向交警反映:对方车辆驾驶员及副驾驶位的乘车人身上有酒味,明显存在酒驾嫌疑,请交警立刻对他们进行酒精测试,而交警未予理睬。

就这样一起导致3人严重受伤的交通事故案件,自2017年7月起,从杨雨状告王英文,再从王英文状告施洪涛,杨雨及肇事车主王金杰(女,系施洪涛妻子);哈尔滨呼兰区人民法院从适用简易程序到裁定转为普通程序,历经三次开庭审理,败诉人大喊冤枉,拄着双拐执著地奔走呼号,这究竟是为什么?

二、蹊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

交通事故认定,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检验鉴定结论,对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做出的具体认定,公安机关交通部门的责任认定实际上是对交通事故因果关系的分析,是对造成了事故原因的确认,要避免将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的责任认定,简单等同于民事责任的分担,应将其作为认定当事人承担责任或者确立受害人一方也有过失的重要证据材料。《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来认定交通事故责任,必须依法确认事故中各方当事人的法定义务,依法确认各方当事人法定义务的优先原则,确认各方当事人的行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和过错的严重程度,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行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和过错的严重程度确认不同的交通事故的责任,交通事故认定应掌握行为责任原则、因果关系原则、路权原则和安全原则。

在王英文交通事故发生的第29天即2017年8月7日,哈尔滨市交警支队呼兰大队,向此次事故的双方当事人下达了哈公交认字2017第15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据《认定书》道路交通事故证据及道路交通事故成因分析显示:(一)证明事故主要事实的证据有:1.报警案件登记表;2.受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登记表;3.现场草图、现场照相、现场勘察记录;4.当事人询问笔录以及证人证言;5.车辆安全技术司法鉴定意见书;6.车辆痕迹鉴定意见书;7.车辆的速度司法鉴定意见书;8.行车记录仪录像;9.当事人驾驶证、行驶证信息,公安网查询结果及复印件;10.伤者伤情诊断书。

(二)道路交通事故成因分析:

1.王英文驾驶车辆超过限速标志的最高时速,观察不够,未按操作规范安全行驶,文明行驶,驶入路面左侧,是构成此事故的原因。

2.施洪涛驾驶车辆,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是构成此起事故的又一原因。杨雨无违法行为。

据此,哈尔滨市交通支队呼兰大队对此次交通事故双方当事人违法行为作出如下认定:

(一)1.王英文驾驶车辆,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2条第1款、第35条、第42条第1款之规定。

2.施洪涛驾驶车辆,其行为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42条第1款规定。

(二)责任划分意见: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1条及《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46条1、2款规定,此事故由王英文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施洪涛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杨雨无责任。

接到哈尔滨市交警支队呼兰大队下达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后,王英文感到异常震惊和愤怒,交警队办案民警怎能如此违反正常执法程序,做出这种荒唐、蹊跷的责任认定?

2018年8月14日,刚刚出院没有几天的王英文坐着轮椅,在家人的搀护下,毅然来到哈尔滨市交警支队呼兰大队,找到办案民警李志君和魏兴昌,以及事故科长周顺军,义正词严地对《认定书》提出异议:

一、呼兰交警大队出警时间,已明显违反了交通事故出警时间的有关规定,事故现场7点报的警,出警民警9点多才到达现场,我和对方伤者都已经到了医院,办案民警的出警时间严重超限,失去了对事故第一现场的有效勘察和现场勘察的准确性,而事故现场离交警大队只有20公里,按正常情况,民警在半小时内即可到达。

二、杨雨和施洪涛属酒后驾车,有换驾驶员行为,根据现场杨雨、施洪涛的受伤情况和现场第一证人的证据,足以证明杨雨系实际驾驶人,施洪涛是副驾驶,办案民警为何不采信现场施救人的证言?为何不要求杨雨和施洪涛做伤情原因鉴定?

三、事故现场,施救人、康春雷夫妇、伤者王英文当场证实杨雨和施洪涛身上有浓烈的酒味,有明显的酒驾嫌疑,且王英文及家属要求出警人员对杨雨和施洪涛做酒精测试,办案人员为什么不予测试?

四、证据、证言造假:

1.7月8日的事故现场目击证人和施救人是康春雷夫妇,办案民警根本就没有询问康春雷夫妇,更未做任何记录。相反,询问笔录却变成了另一个与此案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2.办案民警采信的行车记录仪录像画面明显造假,事故发生时间是2017年7月8日上午6点40分左右,而办案民警采信的对方行车记录仪录像时间为2016年10月11日23:22分。

3.王英文再三要求查看对方车辆行车记录仪,还原当时事故发生的真相。对方车主及办案民警以各种借口拒绝,不予提供,明显存在舞弊行为,办案民警所采信的视频录像与事故现场严重不符,有造假嫌疑。

4.办案人员对王英文的询问笔录有造假和诱导之嫌。事故发生后,出警民警并未及时对王英文做询问笔录,7月23日上午,办案民警李志君和魏兴昌才拿着已经写好的询问笔录到医院,让王英文直接签字。当时,李志君和魏兴昌对王英文说:我们现在只是例行公事和办案程序,你签完字我们还要回去调查,调查完了还得让你签字,没事,你签上字不怕,我们绝不能冤枉谁。

当时,王英文刚做完腿部手术,身体非常虚弱,头脑也不是很清醒,加之李志君魏兴昌的诱导和王英文不懂交警的办案程序,王英文完全相信了办案民警的话,毫不犹豫的便在询问笔录上签了字。然而,李志君和魏兴昌自此再没到医院来过一次,于8月7日便突然下达了《交通事故认定书》。王英文签字的询问笔录,并不能真实表达他本人的意愿,系办案人员造假所为。

然而,王英文提出的异议,并未受到呼兰交警大队领导和办案民警的重视。相反,却招来办案民警李志君、魏兴昌的指责训斥:有本事你就去法院告我们……

王英文并未就此气馁,依然拖着两条骨折未愈的腿,在家人的搀扶下,数次来到哈尔滨市交警支队呼兰大队,申诉自己冤屈,然而,最终无果!

微信图片_20180626113628.jpg

 

三、双方互不相让 最终对簿公堂

时间转眼进入2018年,就在王英文艰难地为自己的权益奔走呼号之时,2018年1月3日,杨雨却先发制人,一纸诉状将王英文告上了呼兰区人民法院。

 杨雨诉称:2017年7月8日早上6点40分,杨雨乘坐施洪涛驾驶的黑AQ638F丰田小轿车回呼兰,与对面驾驶来的王英文所驾驶小轿车相撞,事故造成杨雨受伤,经呼兰区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王英文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施洪涛负次要责任,杨雨无责任。此次事故造成杨雨脾脏摘除及右股骨干粉碎性骨折,杨雨受伤后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23天,又转至呼兰区中医院治疗9天,花费医疗费和各项费用共计43万余元,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王英文支付赔偿。

王英文辩称:

1.我对责任认定书提出异议,现场勘察记录不实,杨雨和施洪涛有换驾驶行为,驾驶员是杨雨,副驾驶员是施洪涛,行车记录仪所提供的录像与事故现场的时间地点不符。且杨雨、施洪涛属于酒后驾驶,有施救人证明。

2.交警部门在处理案件中明显存在严重的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发生交通事故后取证不及时,指导不及时,王英文反复举证,交警不予采信,请求法院结合案件情况以及王英文出示的证据证言,依法对责任比例重新划分,以维护王英文的合法权益。

 王英文义愤填膺,为什么他们如此颠倒黑白,还要恶人先告状?王英文忍无可忍,于是,2018年1月22日,王英文一纸诉状,将杨雨、施洪涛、王金杰(车主)告上了法庭。

 王英文诉称:此次事故认定王英文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施洪涛负事故次要责任,杨雨无责任,王英文对认定书有异议:

1.杨雨与施洪涛二人属于酒后驾驶,且有换驾驶行为,根据杨雨和施洪涛受伤性质即可知杨雨是驾驶人,施洪涛是副驾驶,且有现场施救人康春雷夫妇证明。

2.王英文再三要求王金杰提供行车记录仪,王金杰百般推脱,一直不予提供。呼兰交警大队伪造事实,认定主次责任错误,杨雨和施洪涛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或全部责任。

3.车主王金杰明知杨雨、施洪涛系酒后驾车仍提供车辆,存在过错,三人应共同承担责任。

4.王英文因此次事故造成右膝关节损伤,股骨裸骨骨折、右胫骨骨折、右腓骨骨折,右小腿开放性损伤、裸关节开放性骨折、裸部擦皮伤,右侧股骨远端骨折。王英文为此花费53万余元,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及太平洋保险公司共同赔偿。

被告杨雨、施洪涛、王金杰对呼兰交警大队对本次交通事故的认定事实、经过及出具的交通事故的认定书无异议。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至此,此次交通事故的双方当事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终于对簿公堂。

四、任性的判决书

2018年4月10日,哈尔滨市呼兰区人民法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对原告杨雨诉被告王英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2018年5月14日,哈尔滨市呼兰区人民法院向双方当事人下达了2018年0111民初69号民事判决书。

判决书主张: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王英文抗辩驾驶人员不是施洪涛而是杨雨,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可以作为本案交通事故民事赔偿责任划分的依据,王英文在此次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应当对杨雨的损伤承担70%的民事责任。

判令:被告王英文自判决生效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杨雨各项损失共计204.613.787元。

至此,杨雨诉王英文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就此告一段落。

接下来,让我们回头再关注一下王英文诉杨雨、施洪涛、王金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进展情况。

2018年1月22日,王英文诉杨雨、施洪涛、王金杰案立案后,呼兰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10日的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然而,法院在审理中发现此案有不适用简易程序的情形,裁定转为普通程序,于2018年5月11日再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2018年5月18日,哈尔滨市呼兰区人民法院向王英文、杨雨、施洪涛、王金杰下达了2018黑0111民初字367号民事判决书。

判决书对证据认定如下:

1.对于王英文提供的录音资料,杨雨的录音,杨雨有异议,王英文又没有其他证据进行佐证,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对交警部门工作人员的录音,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法院不予审查。

2.对于证人康春雷的证言,其当庭陈述与见证书中的陈述相互矛盾,其当庭也未作出合理解释,对谁是报警的问题上记忆存在偏差,故对证明人证明不予采信。

3.对于王英文对交警队作出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存有异议,判决书则主张: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大于其他证书。王英文提交的录音材料、证人证言的证明力小于交警部门作出的《认定书》,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书事实清楚,能够作为本案划分民事赔偿的依据。

4.对于王金杰申请出庭作证的刘海峰的证言,证人刘海峰虽与杨雨、施洪涛系朋友关系,其陈述客观真实,与其交警部门最初调取的笔录相吻合,对证言人的证言,本案予以采信。

5.对于杨雨提交的视频资料,系交通事故现场的照片,与王英文提交的现场照片相符,法院予以采信。

判决书认为:

1.本案中,王英文在起诉状中曾自认事发时系施洪涛驾驶车辆,后又反悔,但提交的证据不足以推翻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

2.王英文主张事发时的录像不是案发现场,行车记录仪显示的时间为2016年10月11日23时22分,而记录仪显示现场录像为白天,符合案发现场的录像,可以看出,行车记录仪系未调整时间,交警部门办案作为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有严格的纪律约束,王英文无证据证明交警部门工作人员有调换现场录像的行为。

3.本案中,王金杰作为黑AQ683F小型轿车的所有人,王英文并未提交证据证明王金杰存在过错,其主张王金杰承担民事责任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4.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可以作为本案交通事故民事赔偿责任划分的依据,王英文在此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施洪涛承担次要责任,杨雨无责任,施洪涛对王英文的损失应承担30%的民事赔偿责任,杨雨对王英文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

判令被告施洪涛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王英文各项损失共计118.794.6元。

拿到判决后,王英文此刻的心情反而冷静了许多,他说:在此案开庭审理之前,负责此案的主审法官王春蚕就已经提前预告王英文此案的结果:这官司你就再打也赢不了,这个案子就是判错了,你也没有那本事翻过来!

然而,王英文偏偏不服输,他坚信:在法治社会的今天,法律一定会给他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

2018年6月5日,王英文拄着双拐,在年迈的老父亲的搀扶下,走进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为由,对呼兰区人民法院做出的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朗朗乾坤,天理昭彰!

我们有理由相信:法治之下是蓝天,律约之内有方圆。

本案结果如何,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

责任编辑:管理员
最新资讯
关于我们 / 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人员查询
QQ:2741457815 邮箱:jinrikb2018@163.com
备案经营许可证号:豫ICP备18008379号-1 今日快报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8-2019 by www.jinrikb.com all rights reserved